名字取自诗经

十二月二十八日,中国国家主席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养源斋会见日本首相福田康夫。 中新社发 盛佳鹏 摄

有些日本媒体给日本首相福田康夫戴上“亲华”、“媚中”等帽子,虽说这肯定不是他对中国态度的全部,但却能说明,福田康夫与中国有着不寻常的关系。事实上,福田康夫的父亲福田赳夫也和中国颇有渊源。

不过,这段历史提起来并不轻松,因为翻开福田赳夫的简历,能看到这样的介绍:“福田赳夫,1905年1月14日生,群马县群马町人。1941年随汪精卫伪政府‘经济顾问’石渡庄太郎到中国,主持汪伪‘储备券’的发行工作。1942年任汪伪政府‘经济顾问’。”

汪伪时期的“储备券”,是指日伪成立“中央储备银行”,为与重庆国民政府发行的法币对抗而抛出的“中央储备银行储备券”。在这场货币战中,“储备券”发行之初,上海的银行、钱庄拒绝与“中央储备银行”往来,商店也拒收“储备券”。为强行推广“储备券”,包括福田赳夫在内的日本籍“经济顾问”,指示汪伪特工总部特务手持“储备券”前往各大商店购货,若遭拒收,即拔枪威胁,迫使商店接收。令人发指的是,汪伪特务于1941年先后制造了两起骇人听闻的血案,将江苏省一家银行的11名职员集体枪杀,后又抓走中国银行的职工128人,并先后袭击中央银行在上海的两个驻地,造成14人死亡、1人受伤。因此,福田赳夫在中国的这段历史,是让他的家族蒙羞的往事。

20世纪70年代,中国驻日大使、堪称抗日英雄的八路军老战士符浩正式到任后,对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福田赳夫进行到任拜会。福田赳夫曾经学过8年汉语,熟读中国的经史子集。为显示对中国大使的亲切,福田赳夫用汉语请符浩大使喝茶,并且大谈他所读过的中国经典名著。当谈到他的从政资历时,福田说:“我早年曾在汪兆铭(汪精卫)南京政府担任过财政顾问。请问大使阁下当时做什么?”符浩微微一笑说:“那时我是八路军,正和日本侵略者作战。”福田一时语塞,忙呷了一口茶,以掩饰尴尬。

日本战败之前,福田赳夫离开了中国,此后他官运亨通——1945年任日本大藏省官房长官,直至1971年任佐藤内阁外务大臣。

不久,佐藤宣布下台,自民党内为争夺总裁宝座,展开了激烈争夺,实力人物三木武夫、田中角荣、大平正芳、福田赳夫都跃跃欲试,“三角大福”之战拉开战幕。

此时,在台湾的蒋介石,比日本人还要关心日本的这场总裁争夺战,他急召蒋经国和台湾驻日“大使”彭孟缉等协商对策,欲全力支持福田赳夫执政。

但结果是田中角荣胜选。蒋介石赶紧派彭孟缉赶到福田赳夫家登门慰问。4年后,福田赳夫终于出任日本首相。但台湾当局怎么也想不到,恰恰是福田赳夫,于1978年主持签订了《中日和平友好条约》。

对福田赳夫在中日关系建设中的积极作用,在符浩具有传奇色彩的外交回忆录中,有生动的描述:

福田赳夫在与中国客人打交道时,很爱用自己的名字来显示“中日同文、源远流长”。1978年,访问日本。在两国领导人正式会谈之前,福田递给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“赳赳武夫,公侯干城”几个字,并自豪地说:“我的名字就是取自《诗经》这一句,也可以说是中国的名字。”一位随行的外交官说:“这句诗的意思是说,阁下乃国家栋梁也。”福田听后,哈哈大笑。

签署《中日和平友好条约》,是福田赳夫1976年12月走马上任后的头等要事。1978年8月12日下午7时许,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安徽厅,两国举行了和平友好条约的签字仪式。与此同时,坐在首相官邸电视机前的福田赳夫,收看了当时的情景。他坐的那把椅子,正是1972年2月21日佐藤首相怀着酸溜溜的心情观看尼克松访华场面时坐的椅子。签字仪式结束后,福田赳夫站起身来,环视了一下周围的记者,幽默地说了一句:“木桥变成了铁桥,今后运东西方便多了!”

随后,访问日本。福田在首相官邸设宴欢迎一行。在致祝酒词时,他说:“在漫长的历史中,我们两国关系的发展是无法分开的,但到了20世纪,却经历了不幸的苦难。”讲到这里,福田赳夫脱离讲稿,突然冒出一句:“这的确是件遗憾的事情!”对于福田的这句话,在场的日方译员没有翻译。不过,这话还是被记者捕捉到了,并在第二天的《人民日报》上登了出来。宴会结束后,有记者就此追问福田,他没做正面回答,只是说:“由于原稿字小,有几处不能读。”

“有其父必有其子!”一些日本右翼分子在谈及福田康夫对华政策立场时总是充满火药味。

但福田康夫并不顾忌这些日本右翼分子。2007年9月15日,福田康夫举行新闻发布会,除了正式宣布参加9月23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外,他还公开宣布,如果当选,在任职期间不会参拜靖国神社。“你会做你朋友不喜欢的事情吗?不会的,是吧?”福田说,“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也一样。因此,没有必要去做那些另一方不喜欢看到的事情。”

在日本外务省,有一个“中国派”时常成为日媒体关注的对象。有媒体报道称,福田与外务省的“中国派”有着密切的联系。

日本媒体还说,最近几年,福田康夫一直担当着日中关系“沟通者”的角色。他与中国前驻日大使武大伟的关系熟捻,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毅之间也有20多年的老交情。2003年8月访问北京时,他还和王毅“离群而行”,一起去王府井品茶。

事实上,福田康夫是个标准的自民党人,跟他的父亲福田赳夫一样,都是现实主义者,只是随着政治阅历的增加和独立思考能力的增强,福田康夫的政治平衡感比前两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和安倍晋三更好些。(汤恩浩)【编辑:王海波】请 您 评 论登录注册匿名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Previous post 世界杯历史冠军
Next post 2018年世界杯8强淘汰赛对阵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