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读者来信选登一

整理者注:邵伟华老师在易学方面的贡献,是无可置疑的,也是非常出色的。张志春老师对他的评价也是不过分的,记录基本属实。然而,邵伟华老师和张志春老师先后仙逝,留下了英名盖世,但是没有传承好祖国的传统文化,在他的学生中,没有一个能够担当起邵伟华老师这个大任的。过多的名利思想,过多的贪欲思想,蒙蔽了他们的双眼,在传承的基础上都没有传承好,更别说创新了。

所以,邵伟华老师一去,邵氏文化,也跟着烟消云散了,我在坊间遍寻之,或者就是一知半解之徒,号称自己是邵伟华老师的弟子,或者是自吹自擂之徒,也称是邵伟华老师的弟子。以邵伟华老师的预测和品德,这样的人绝对是在败坏邵伟华老师的名声,何况你们的一知半解,根本不像一个易学者,更不用说是邵伟华老师的弟子了。其中,有人说搞了风水30多年了,是邵伟华老师的真传弟子,但是先天八卦都能画错了,笑话不?为此,我要说你们要摆正自己的位置。认清自己的学问深浅,然后,要把自己沉下心来去学习研究,不要再冒充邵伟华老师的弟子招摇撞骗了。下面是记录邵伟华老师正文:

我作为一个中医教师,感谢您出版了邵伟华的《周易与预测学》一书。此书不但在近代史上首次肯定了我国祖先发明的预测学的正确,而且教会了我们许多用易搞预测的理论联系实际的方法,对发扬祖国文化具有极其巨大的贡献。让我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贺。

如果有可能,盼望你们能够出版《断易天机》、《增删卜易》、仆卜筮正宗》、(文王课秘传》等书,这样人们就不必花费很大的精力和金钱去海外购买了。当然,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克服极大的世俗偏见,困难很多的,但我希望你们能够办到。

我是研究《易经》与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的关系的。历代注解《易经》的著作不下两千种,我认为都没有体现经文的原意。64条卦辞、384条爻辞和乾卦用九、坤卦用六,究竟是什么意思?怎样译成白话文?这是个重大的问题。我认为应该从占筮的角度来理解,我不懂此道,无法注译。我希望你来完成这项工作,从速出版《易经译注》一书,以满足广大读者学习《易经》的需要。

谢谢你们勇于破除迷信,弘扬真知。谢谢你们为中华民族科学文化的振兴迈出可喜可贺的一步。

通过《周易与预测学》的出版,说明你们花山文艺出版社是国内首屈一指、出类拔萃的出版社;你们的编辑水平是一流的脱俗的,刚直不阿,敢说真话;你们是摆脱愚昧的楷模。花山文艺出版社是属于人民的。

我是《周易》爱好者,美国纽约大学访问学者,回国后首先拜读的是阁下大作《周易与预测学》,颇受启发,但也有不少疑惑之处,现提出主要几点,请释之:

一、体卦、用卦认定之根据是什么?书中多处例举体、用生克之关系,但怎样认定体卦、用卦却未说明,造成前后矛盾(我虽有几条认定体用卦之准则,但与先生大作有出入)。

二、六爻变动,动卦中的五行六亲仍按主卦排列的原则,并未贯彻全书。如先生列举的:

“预测五个太阳”用了“师”之“坤”卦,并说:“五爻为君位,兄弟亥水居之,又化妻财·····.”

三、书中“预测事业”一节中,以著名的豫剧演奏家身世的预测为例,分析得很精彩,可惜先生并未按书中所述用他的四柱八字(丙子年乙未月辛酉日戊戌时)起卦,而用“需”之“泰”卦,按其四柱起卦应为“小过”之“豫”卦。对此,不知先生有何高见?

我准备明年回美国纽约定居,并积极参加美中友协的活动,待条件成熟时,还想请先生来纽约讲学并欣赏美国东部风光。

你好!邵伟华著、你编辑的《周易与预测学》一书,我作了粗读,尚觉有获。想与邵老师联系,作进一步探讨,为古典预测法(八卦纳甲占断)的现代结合作些研究。特来函请你告知邵的详细地址,甚谢(或请转给邵老师回信相告)。

我是一个学工程的副教授,当然不信神。但我觉得预测法是有用的。现代科学(如未来学、信息学、概单论)预测杜会、人生等问题的准确率难如人意。邵著实例谈到应验率很高,所以我想探求一下古典预测法。因为科学的最高准则就是符合事实,经得起实践考验(即应验率高),理论上是否讲得通是次要的。我们工程上的实用公式多数是经验公式(即由试验求得,理论上还证明不了)。所以看周易是否科学,应验率高是最有力的证明别的解释用处不大(因关系太间接,牵强附会多,令人难信)。邵著的优点就在应验率高(符合事实),不足之处是有些泥古在系统性和文词方面还不够新(但比同类著作好)。此系管见,病不一定对。并请简告:大运、小运的推法和作用……

我从事人体生物节律研究,拜读了您的《周易与预测学》书,又详细阅读了李燕教授送给的周易资料,还有您的《八卦与信息》一文,生物节律同您的八卦与人体与信息有着边缘复合关系,并且互为揭示根源与变量关系。

随着研究的深入,我觉得让现代科学的研究来说明传统科学的《易经》,更有利于消除“偏见”,从而进入生产力,形成集中、直观的效益,让传统科学的宝藏解决现代科学诸多问题,相互补益,缩短周期。

7、四川绵阳国营华西电子计算机厂开发部汪晓东、何靖二同志1990年8月10日来信说:

我们是易学最痴迷的爱好者,也是您的崇拜者。您的《周易与预测学》是我们的工具书,它令我们爱不释手。但由于我们还是初学者,有不少问题还弄不清楚,故特向邵老师请教。

我们学易的目的,一心只是想为广大群众服务。我们都是进过高等学府,受过良好的教育,不会以此去骗人,害人的。

我单位已有八位同志购买了《周易与预测学》一书,大家爱不释手,专心攻读。但碰到许多问题无法解决,难以深入钻研特写信给您,望能告知著者地址,以便请教。谢谢。

9、内蒙古乌海市西卓子山水泥厂政策研究室林梅生同志1990年8月11日来说:

贵社今年六月版邵伟华著《周易与预测学》一书,很受欢迎。我厂有约五十名职工购买了此书,并成立了业余性自发的研讨小组在学习研讨中,有一个问题搞不懂,特恳请贵社或代转邵伟华老师提供帮助,给予解答。

该书第107页起列举了三个进行预测分析的例子,我们搞不懂各例中的“小运”都是怎么推算出来的?在推算“小运”上又有哪些注意要点?特此请教,恳求答复。

10、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系设计教研室教师柯少浜1990年6月21日写信说:

我是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系的一名年轻教师。近日来拜读了您的雅作《周易与预测学》,使我对《易经》这座神秘的殿堂以及预测法有了全面的了解,同时,我被邵老师您高深的预测力为民为国的高尚精神感动不已。

由于专业的关系,我在研究生期间就学习过堪舆理论和八卦知识,并深深地被这些古老的学问所吸引。我笃信我们祖先八卦、阴阳学说的科学性;相信把我国古老深邃的哲学理论与现代的园林建筑学结合起来,一定能给予园林建筑学这门学科以新的生命,并使我国的这门学科走在世界前沿。

最近,我被美国一名校宾州大学的园林建筑学系录取(新中国第一批著名建筑师杨庭宝、童离老先生都是毕业于该校),学制三年,今年九月份入学。

您好!读了大作《周易与预测学》后颇有收益和启迪。对您在易经与预测学研究方面取得的突破性成果,特别是在几例天气预测方面的效益和理论探索,表示钦佩和较高的兴趣我是一个从事天气预测(预报)实践、理论、科研、教学近十年的中年人。患病(脑血栓)近年来看一些医学文献之外特别对八卦、天千地支等古代预测人、事的文献颇感兴趣。我与全国著名的暴雨预报专家、五一奖章等获得者、黑龙江农垦系统的蔡尔诚共同探讨云与降水(暴雨为主)的新理论、新技术方法过程中,不自觉地对八卦预测天气开始有所接触……初步发现,以云、农历、天干地支、农谚等中华文化的精华为主线,吸取西洋的天气学、新技术,运用卫星遥感等现代手段,可使降水(暴雨)预报准确率达到甚至超过世界先进水平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包括对周易中有关天气预测的理论、方法知之甚少,所以在这方面还不尽人意,请关注,愿交流。

感谢您为广大易学爱好者编了一本好书《周易与预测学》,从而使《周易》这部古老而神秘的东方文化的经典,第一次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实践结合,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。

13、香港九龙油麻地宝灵街宝灵商业中心一楼十一号黄丁居士1990年10月15日来信说:

冒昧得很,写这信给你,请勿见怪,因无意中在大陆得到先生之大作《周易与预测学》。看后,感觉到内容非常丰富,对于八卦术数,说得很妙。但有很多地方看不明白。

小弟也迷于玄学,且以此术谋生已十多年,但仍觉学术太浅,也曾走访台湾多名大师,但未能得到多大进步。

阅读老师之书后,知道你才是学博高深,故而胆敢冒昧请求,希望成为老师之徒弟。

我是贵州省科委的干部,我看了您著的《周易与预测学》后,深深敬羡您对自然灾害预测的准确性。我是个初学易经的人,由于怕人讲闲话,只能一个人看书学习。在初学过程中,我感到易经是一门深奥的学问,它并不像人们常谈起的是迷信、愚昧、无知的产物。正因为它的深奥、神奇、未理论化,才导致了今天的误解。我学易经八卦的目的,不仅要预测了解各种信息更重要的是掌握信息,避免凶事、恶事,创造好事、善事。

最近,我买了一本您著的《周易与预测学》,跑马观花地看了一遍,感到您的预测学,以预防为目的,把古人的经验,应用到现代科学管理上,是一个创举,是造福人民的大好事。您在书中提到:用四柱预测人体信息,不仅准确度高,而且面较广而具体,但是方法极其复杂和高深。虽然预测学复杂且高深,但我很想学,不知您能否在百忙中帮助我这个初学者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Previous post 初版后记记录易学 人生辉煌展现绝招
Next post 世界杯淘汰赛赛程2022赛程表